静待花开

第三十六章(1 / 2)

这几日因为要照顾李雨晨,冯彻几乎都没办法去学校,如果必须要出去上班,就只能找几个哥们轮流过来帮忙照看一下,宋静则是会在放学或是周末有空的时候来家里再帮冯彻梳理一下知识点,复盘一下最近的考试卷子。

也因为每次宋静来都会带零食水果,李雨晨小朋友就格外的亲近宋静,所以冯彻如果实在忙不过来的情况下,也会应李雨晨的请求请宋静来家里陪孩子待一小会儿。

也正因为此,父母准备接李雨晨回家的时候,李雨晨恋恋不舍,哭得稀里哗啦的,说什么也舍不得哥哥姐姐们,还是宋静花钱消灾买了不少零食又千哄万哄地才把这位小祖宗送走。

可没两天,因为每天忙着拉货送货,两口子几乎早出晚归,接送孩子上学的任务一下子又交到了冯彻手上。

一连半个月,终于把两口子盼回来了,冯彻也总算松了口气,却又正好赶上李雨晨的生日。

冯彻早早地买了生日礼物送过来,正准备离开,李雨晨却非要让冯彻留下来一起吃饭,抱着新的玩具飞机开心的手舞足蹈:“哥哥,妈妈给我买了蛋糕,上面还有水果,可好吃了,我最喜欢这个蛋糕了,你陪我一起。”

冯彻却仍是任由他牵着手,就是不动地方:“哥哥不进去了,你快回去吧!他们都还等着你呢,乖啊!”

李雨晨不理解哥哥为什么非要离开,仍是不肯放手:“不嘛,哥哥不走,不走,我不要哥哥走。”

没一会儿,母亲也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要冯彻进屋一起吃饭:“小彻,来了咋不进屋啊?快进来,吃饭了吗?没吃一起吃,正好你弟弟过生日,刚做好,正准备叫你一起来着。”

冯彻忙摆手:“不了,我吃过了,你们吃吧。”

李雨晨听了却号啕大哭起来:“不,哥哥不走,我要哥哥。”

这时屋里却传来哐得一声,是椅子砸在地上的声音,紧接着传来一个男子沉沉的斥骂声:“真他妈的,吃个饭都吃不消停,哭哭哭就知道哭,你爹我还没死呢,嚎什么丧?吃不吃饭,不吃给我滚出去!整天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还不满意,还整天惦记着别人。胳膊肘往外拐,怨不得攒不下一分钱,老子的钱全他妈让你娘俩送人了。”

指桑骂槐,冯彻不是听不出来,顿时气地浑身的血往头上涌。母亲嫁了个什么人,这么多年他为此受了多少冷遇,他清楚得很,这也是为什么他不跟母亲来往,不愿意进他们这个家门的原因。

多少次,他都是顾及着母亲顾及着弟弟,怕他们因为他这个外人一家子不安宁,从不敢多来打扰,饶是这样还是这样被羞辱。

母亲怕冯彻年轻气盛再和他家那口子动起手来吃亏,又觉得自己实在不该在孩子面前丢了一个做母亲的脸面,赶紧伸手拦了一把冯彻,然后又急又气地朝着屋里喊了一嗓子:“吃你的饭去吧,吃个饭还堵不上你的嘴!”

屋里那人却是一点都不肯卖她这个情面,直接嚯啷啷一声脆响,一只好好的酒杯就被这么扫落在地,里面的人还不解气地骂着:“老子他妈爱吃就吃,用他妈你管,你是哪根葱啊?老子是短了你吃还是短了你喝啊?一心向着外人,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偷偷给人拿了多少钱,老子这是给别人养儿子呢!还不如养条狗,养条狗还知道摇尾巴逗个乐,这他妈倒好,给了钱还惹气,敢情老子赚的这些钱全是胖别人捡现成的了。哎呦,你们娘俩真是好算计,当初我就死眼睛瞎啦,才会娶你这么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花实在是难听的不像话,母亲又羞又臊,赶紧劝慰冯彻:“小彻,你叔他平常挺好的人,这一灌点马尿,他就抽疯,你上学的人,别跟他这个混东西计较,等我回去骂他,这饭也是吃不成了,这钱你拿着,自己想吃啥吃点,妈……”

“我不要,你自己留着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着转身就走,母亲在后面气得跳脚,又着急地喊他:“小彻,小彻……”

毕竟是亲生母子,血缘关系是改不了的,眼见着她嫁了那样一个人,说内心毫无波澜是不可能的。既生气又心疼,可又无可奈何。这是她自己选择的路,无论什么样,她都要承担。这是谁也没有办法改变的事实。

但今天他那番话,真的是严重伤害了他的自尊心,母亲给他的那笔钱他分文未动,快步走回家,从柜子里衣服下面取出来,又快步去到李家,把母亲叫出来,一句话不说,直接把钱塞进了母亲的手里,然后就走。

母亲急得在后面追他,还想要把钱给他:“钱你拿着,这是妈自己攒的私房钱,你别听你叔乱说,他就那个臭脾气。”

“我不要。”

“你这孩子,怎么说不听呢?赶紧拿着,一会儿让人看见了。”

冯彻突然站定,眼神冷寂却又满是同情:“我真不要,我自己能赚钱,你自己留着吧。”

“小彻,妈……”

“你要真还惦记我这个儿子,就把钱拿回去。”

她再也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