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待花开

第四十三章(1 / 2)

突然一个急刹车,伴随着司机骂骂咧咧的呵斥声,车上的乘客集体向前涌去,宋静身体在惯性的影响下直奔老大爷的拐杖而去,宋静几乎以为自己肯定要被磕掉牙或者头上撞出个大包了,万没想到一个身影及时地隔在了中间。

好悬,差点就破相了。

宋静还在万幸着,头顶上传来轻飘飘地一声轻笑:“没事吧?”

宋静心头一紧,猛地抬头看去,额头不期然又撞上了那人的下巴,痛地她呲牙咧嘴。几乎是下一秒,额头上流传来温热的触感,掌腹轻柔地抚过额头,带着无限的温柔:“还是这么不小心!”

宋静几乎是下意识气恼了,直接别了脸躲开他的手,心里不停地回想着自己这些天受到的冷遇以及不明所以的担心和惶恐,越想就越委屈越烦恼,冯彻不出现还好,他一出现这些情绪就再次被他勾了出来,而且更加强烈,简直令她无法冷静下来。

借着停车下人的功夫,宋静从人流中往后挪了挪位置,想要和他离得远一点,但几次三番冯彻都会跟过来,什么也不说,只是在她身旁护着她,最后一次见她如此执拗也不跟着了,只是远远看着。

说实话,宋静从小长这么大,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她会这么任性,会这么不冷静,但现在她就是没办法理智思考,她已经被巨大的负面情绪所裹挟,委屈到爆炸,想要大哭一场。

下车的时候宋静也没有等冯彻,他们两个就一前一后进了校园。

到了最后几天,老周基本上已经放松了给学生们的压力,但是对于徐百川、董昊、流星飞等本来就不务正业的学渣确实管理的更为严格一些了,起码要保证正常上课的时间在,早自习和晚自习也就算了,万一上课学进去那么一会儿,考试的时候难保不会提高几分。

所以这些天他们都要闷坏了,一见到冯彻居然回来上课了,都是既惊且喜的,但是因为大概知道他家里发生的事情,所以也都不大敢像之前一样逗趣说笑,但也尽量让自己表现的没那么拘谨。

冯彻也只是简单和他们应付了几句,就回座位上安安静静地发呆去了,说是发呆,其实眼神都是看向宋静的方向。

还是徐百川最先感觉出冯彻和宋静两人之间的微妙变化。

“你觉不觉得他们俩怪怪的?”

董昊忙着打游戏,哪里有功夫关心这个,塞了一嘴的零食,含含糊糊地随口敷衍着道:“有吗?我看没啥没问题啊,早上我还看见他们一起来的呢。你啊就别瞎寻思了,你要相信咱们阿彻的魅力。”

冯彻白了他一眼,有些无奈地道:“我真是脑子进水了跟你讨论这个,你那脑子就没长这根弦。”

董昊呵呵一笑,随口道:“生什么气,不行的话,咱们组个局,想办法让他们和好就是了,有什么大不了的。现在最严重的问题是,”说着他用下巴轻点了一下冯彻的背影,继续低声说道,“他和阿姨和小雨晨一块住了,那户人家讹了一大笔钱,咱们还是想想怎么帮他凑一下吧。”

徐百川叹了口气:“没用,阿彻根本不会让我们掏钱的,不然他之前也不会自己硬扛,真他妈的,这什么事啊,怎么什么糟心的都让他给遇到了。”

说到这儿,董昊也没心情玩游戏了,一下子愁眉苦脸起来。

“哎,不过也不能这么看,起码现在他除了我们还有宋静呢。”

徐百川却想得比董昊深,所以也没那么乐观。

就先说冯彻原来只需要还他父亲留下来的赌债的时候,他还有勇气迈出一步去追求喜欢的姑娘,因为起码他能估计出自己很快就能还完钱了,并且自从认识了宋静,他也的确朝着积极阳光的方向发展,能看出来他每一天都是朝气蓬勃的,比从前少年老成的死人脸可强太多了。

但是现在呢?原本就艰苦的生活又雪上加霜,他还敢还能对一个姑娘负责吗?

以他对好兄弟冯彻这么多年的了解,只怕未必。冯彻是苦日子里爬过来的人,正所谓“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定然比他想得还要多还要细。

不过事情也未必会按照他想象的方向发展下去,虽然他认识宋静的时间短,但她能在不了解冯彻的情况下就直接借一笔为数不少的钱,再加上他能看出来宋静是很喜欢冯彻的,所以只要宋静愿意,也难保他们不会继续走下去。

不过话说回来,他自己的情况还不如冯彻呢!起码人家两个人情投意合,他现在纯属是剃头挑子一头热。

宋静几乎一天都没有理会冯彻,但他的目光太过明显,她总能有意无意地感觉到,一方面觉得冯彻肯定是有自己的苦衷不是故意不告诉她的,可另一方面又实在忍受不了他的这种做法。

这一天的课她上的也是分外难熬,她是强打起精神才勉强集中注意力复习做题的。直到放学,宋静也才冷静了一点,她知道这件事情迟早要有个说法,两个人也最好是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聊一聊,不是她一直躲避就能过去的。

但是至于怎么开始,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