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待花开

第四十五章(1 / 2)

冯彻愣怔了一下,轻轻地回了句:“没有。”

没有?

怎么会没有?

她以为她会等来冯彻的表白,但是他明明白白地告诉她没有。

“如果你是因为那个约定,我反悔了,我可以不要那个约定,如果是这样呢,你还是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冯彻垂着眼,没有说话。

“那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冯彻依然没有说话。

“那你以前对我那么好是为什么?冯彻,为什么?”

“对不起。”

对不起?仅仅是对不起吗?

“你也看到了,我成绩不好,也就只能独一个不入流的二本院校,没什么前途的,我要养家,身上还背负着一大笔的债务,性格无趣,也没有时间和你培养感情,即便以后在一起,辛苦的也是你。跟我在一起,你图什么呢?”

宋静眼圈红红的,眼神却仍是那样执拗:“我喜欢你,这还不够吗?”

“不够,远远不够!宋静,你不属于这里,也不应该因为谁困在这里。”

宋静仍是不肯放弃,目光直视着他:“那你喜欢我吗?”

这一次冯彻沉默了很久。

宋静苦笑一声:“不用说了,我知道了。谢谢你为我保留最后一丝体面。”

直到脚步声渐远了,冯彻才敢回头去看,他的心都要碎了,他知道他刚才的话一定让她很难过,但他比他更加难过十倍。

对不起,这是现在的他能做出的对她最好的最负责任的选择。

忘了他吧!

“对不起,宋静,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可我配不上你啊!”

这件事情虽然告一段落,可在宋静看来心理上却无法短时间内淡忘这件事。

那日回家后她就已经把冯彻的一应联系方式全部都删除拉黑了,并不是因为她因爱生怨,只是对于她来说如果想彻底忘了一个人就要彻底断了和他的联系,一点关于他的消息都不要听到,也因此连着徐百川、董昊、刘星飞的联系方式也全都删了。

在开学之前她几乎都是留在家里陪着爷爷奶奶,如果闲下来她就学习一下英语,以备大学的四六级考试,或者看看书。

她把每日都安排的异常忙碌,好像也只有这样才不会想起令她想起那些伤心事以及那个令她难过的人。

宋静以为冯彻和她已经算彻底结束了,和他那些朋友的联系也就彻底断了,但她没想到有一天会收到徐百川的短信,因为拉黑他是用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意思很明显,是希望她能见冯彻一面,恳求她能帮帮他,现在也只有她才能帮他了。

宋静第一时间想到是不是冯彻发生什么事了,紧接着忽然想到她现在根本毫无立场去给冯彻帮助,他们如今的关系还不如陌生人,也许她好心好意地去了,说不得还会被他冷嘲热讽一番,那样也只会让她更不堪。又或者他其实根本不需要她的帮忙,这一切不过是她自作多情,冯彻根本就不在乎,甚至早已经不在意她了,如果是这样,那更是自找羞辱。

况且他们已经这样了,她去了也实在是没什么意义,不是吗?

她没有回复那条消息,也没有屏蔽或者删除,只当作看不见,但心里却总是隐隐牵挂着这件事,她明知道已经结束了,她该放下的,可就是控制不了这份感情,好在她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以后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可以不用再见到他,不用因为走过和他一起走过的路而感到痛心,不用因为那些一起做过或者吃过的东西而下意识地想要逃避。

一切都会过去的,时间会冲淡一切不堪的过往抹平那些因他而起不受她控制的情绪,而她也终会归于平静,继续未来的人生。

她知道她可以做到,尽管眼下看来很难很难,但以后都会好起来的,她一直都是一个乐观派的人。

自从那条消息以后,徐百川就再也没有发来任何消息,宋静也一直忙着准备上学的行李,但临行前父亲突然来电话要回来一趟,原本宋静并不知道这件事情的,还是一天早上醒得早了些偶然听到的。

爷爷奶奶年纪大了睡眠比较少,一向习惯于早睡早起,那天宋静迷迷糊糊从被窝里爬起来正准备去洗手间方便就听见两位老人房间里传出的争吵声。

一开始她以为是爷爷奶奶因为什么事情争吵起来了,正犹豫着要不要过去劝阻一下,可临到门口才听清他们是在和电话里的人争吵。

“你要心里真惦记我和你爸,你就别回来,更别带人回来,省得我看得闹心,这就是孝顺我们老两口了。”

“……”

“什么孙子?我哪儿来的孙子,从始至终我和你爸就只有一个孙女,外头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生的你也当个宝儿,家里这么好一闺女你倒是不闻不问的!”

“孙子”?宋静握在门把手上的手一顿,心砰砰乱跳,什么意思?是她想的那个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