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待花开

第四十六章(1 / 3)

车票早已经提前订好了,是第二天上午的火车,要17个小时左右的车程,从北到南,从一个姑且可以称之为故乡的小城到另一个一无所知的地方。

宋静知道,也许她很久也不会回来了。

思绪飘出去很远,一直想要逃离如今却又生出些不该有的不舍来,终于要离开了吗?

那天黄昏她陪爷爷奶奶去附近的公园散了步,又看了会儿广场上的热闹。说来也巧,正赶上徐百川、董昊两个在公园里转悠,两厢撞个正着。

宋静犹豫了一下还是出于礼貌打了招呼,不过也只是点头微笑便转回头继续和爷爷奶奶说话去了,却不曾想这两人居然径直朝着他们走了过来,宋静心里一紧,不知道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爷爷奶奶,我们是宋静的高中同学,没想到这么巧,在这儿碰见了,我们还以为宋静早就开学走了呢!”

宋静蹙眉,面上已经带了不悦,偏这两个人跟没看见似的,跟两位老人眉开眼笑的扯家常。

俩老人一听是宋静的同学,也就语气热络了些,笑着道:“票都订好了,明天上午九点多的票,行礼也收拾干净了,今儿我看天气不错,就说出来转转,她也就跟着出来了。”

徐百川在一旁道:“明天就走了啊,也是走得都差不多了,去s可挺远的呢,不过那边大城市,环境好,再说宋静又是我们班级的学霸,也只有那边的好大学适合她。”

奶奶道:“恩,是啊,就是太远了,她一个小女孩,孤孤零零的,我们都不太放心。”

爷爷道:“孩子大了,你就该放手让他们去拼搏一番事业,闯一片天出来,放自己身边咱们才能陪她多久,以后不还是得靠自己!依我说,我孙女去哪儿都行。”

徐百川笑着赞成道:“那倒是那倒是,不过按照她这么厉害的,不管去哪儿肯定发展的都不错。我们是羡慕不来的。”

奶奶听他话里有话,随口道:“那有什么羡慕不羡慕的,每个人有点都不一样,有的人擅长学习,有的人擅长交际,还有的人擅长别的,条条大路通罗马,你们现在还年轻呢,想那么多怪累的。”

徐百川假模假样地叹了口气,神色忧愁:“我们兄弟两个肯定是在本地找个学校随便上了,不过借您吉言了。您不知道,我们还有个好哥们,脑袋特别灵光好使,就半年时间成绩直接提高了两百多分,如果不是家里拖累,他肯定也能相宋静一样。”

宋静的心陡然一颤,呼吸也跟着紧张起来。

爷爷听了也惋惜不已,直问:“这倒没听孙女提起,那那孩子考哪儿了?”

徐百川跌足叹道:“就咱们这儿的师范学院。”

师范学院是当地还不错的大学了,但自然跟周边城市甚至是大城市没法比的,爷爷心里清楚,只是面上不显,应承道:“那也行了,现在当老师多吃香啊!老师待遇也好,还稳定。”

奶奶则更好奇那孩子家里的情况,打听道:“那孩子家是出什么事了还是咋了?”

宋静原本在一旁安安静静地发呆,直到这时才像突然醒转过来了一般,阻止奶奶的八卦心:“奶奶,这是人家隐私。”

徐百川赶紧道:“没事没事,其实说起来就拿这事吧,我这朋友他爸早些年欠了一屁股债,追债的上门讨债,他吓怕了自己个儿跑了,家里就留下老爹和老婆孩子,后来日子过不下去了,老婆又再嫁了,后来又生了一个儿子,家里就爷孙俩相依为命,日子过得特别难,真的,后来每两年老头就病死了,家里就剩他一个,又得养自己,又得替他爸还债,本来以为日子要好起来了,谁知道他妈妈后找的那位又开车把人撞了,自己也没挺过去,那被撞的人家要了一大笔赔偿金,他又把自己房子卖了还是不够。他妈妈想不开,带着小儿子吞了药,幸好护士发现的及时,这才把两个人救回来了。不过他这日子更不好过了。”

两位老人一听瞬间露出同情的神色,感慨地道:“都是爹妈造的孽啊,你这同学这么多年也真是不容易。”

爷爷末了还鼓励了一句:“不过老话说得好,他‘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从小吃这么多苦,还能挺过来,说明这孩子心性坚韧,只要把现在的难关挺过去,这孩子以后能成大事。”

两位老人光顾着聊天,根本没注意一旁宋静的脸色早已经变了又变,怔怔地不知在想些什么。

后来他们又聊了几句,徐百川见该交代的也交代的差不多了,赶紧结束了尬聊:“那我不打扰爷爷奶奶了,我们也先回去了,跟朋友约好了,他家在最西头挨着老王馒头铺南面那家一楼,我们得早点去,不然到那儿都晚了。”

爷爷一听也笑道:“那是不近,那有时间再来家里玩吧,我们也该回去了。”

徐百川董昊一走,他们三人也就准备回家了,奶奶心思细腻一些,笑着随口问宋静:“这俩孩子看样子平常和你也挺熟的哦。”

宋静有些心不在焉地道:“一般吧,也没那么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