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待花开

第四十二章(1 / 2)

徐百川怕宋静太过担心,赶紧有补充了句:“不过你也别担心,应该没什么事,阿彻会处理好的,况且他妈妈会和他一起的。”

宋静本来一开始知道冯彻没来考试,还有点生气,听说他在医院有唬了一大跳,以为他生病了,后面听说不是他,是别人,心这才稍稍松了口气,不过又一想到能让他耽误考试都来不了的肯定也不会是小病,一时间又烦恼起来:“哪个医院?什么病?”

一听到问这事,徐百川又开始支支吾吾起来,就是不肯告诉她:“你别问了,阿彻告诉我别告诉你的,你放心吧,到时候他会跟你说的,再有你最好也别去医院,他不会希望你去的。”

宋静心事重重地回了家,手机一直就放在旁边,这样第一时间就可以接到冯彻的消息,但是手机一直安安静静地没有响过,这令宋静更加心烦,复习根本复习不进去,怎么办?

她知道她不能这样!尤其是现在这么关键的时候,马上就要证明自己的时候了,她要对得起自己这三年辛辛苦苦的付出。她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分神,要全心全意一心扑在学习上,但她就是做不到,脑子里全都是冯彻。

他在干什么?

为什么不回消息?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现在这样到底算什么关系,没个答话,他是什么意思?

停下,停下来!她不能这样想,冯彻也是没有办法,他不是故意不回她消息的,她要理解他,这种时候觉对不能胡搅蛮缠,他已经很忙很心烦了,她不能那么做,起码不能现在质问他!

既然冯彻已经说过了不需要她分心管他的事,她就应该尊重他的想法,况且眼下对她最重要的是学习,除此之外,她都不应该太过关心,两个人不管是在一起还是不在一起,应该是互相学习共同进步的,这样才是对自己对对方都负责任的,这一点她一直都明白,这种关系也是她最认可最希望的。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做好自己的事情!等冯彻忙完了,想起她了,自然会给她一个解释。

想通了这一点,宋静豁然开朗,心也就跟着慢慢静下来了,只是今天的确有点累了,好久都没有好好休息了。

算了,干脆洗洗睡吧,有事明天再说!

熄灯前,宋静最后还是决定给冯彻发了条消息过去,也已经做好对方不一定会回复的准备了。

【晚安!】

宋静是在第二天早上才看到冯彻发来的消息的,看时间是凌晨四点多的时候,也不知道他在忙什么,宋静依然选择尊重他没有细问,只是提醒他注意身体,然后就起床洗漱,吃过早饭开启新一天的复习任务。

直到开学冯彻都没有出现,宋静一切表现的都很冷静,不过她心里却实在没有她外表表现的那样若无其事。

冯彻的没有出现只是不断地印证着这次的事肯定是件大事,出于对冯彻的关心,宋静还是会情不自禁地总是望着他的空座位发呆。这几天他不在,他桌子上的卷子已经累了一沓,不过老周提前和各位老师都打过招呼了,所以每次各科课任老师们也就都自觉绕过了冯彻的作业,再者,马上毕业了,老师们本就不愿意给学生们在添加过多的压力,所以也就不如以前管理的严格了。

学校的宿舍给大家已经下了“最后的通牒”,要在本周内把宿舍内的一应物品带走,原本从几个月前就已经有同学陆陆续续搬走了,但因为高三生复习压力比较大,允许大家中午在宿舍内午休一会儿,所以难免还是有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在。

前些日子她中午几乎很少午睡,几乎都是和冯彻在一块复习,如果他去兼职工作了,她就是自己复习,累了就趴桌子上休息一下,几乎很少回宿舍。

最后一段时间,学校已经不再像之前一样有强制性的早自习和晚自习了,全靠学生自愿,宋静趁着放学去宿舍里收拾了一下,本来大部分东西就已经搬回家了,剩下的一些零零碎碎的,收拾的也就一口袋。

临到出门突然想起来冯彻的行李不知道徐百川和董昊他们有没有给收拾一下,也就只犹豫了一下,她还是进男宿舍看了一眼,好在屋子里有人在,正好帮她指了一下冯彻的床铺位置。

床铺收拾的很干净,尽管许久未住,还是很平整,只是落了点积灰,旁边叠了两三件衣服,她简单地帮忙收拾了一下,也免得他再跑一趟了,想着一会儿去冯彻家看看,如果他在家正好把东西给他,如果不在,反正她也有钥匙。

然而当她推开冯彻家大门的时候就傻眼了,院子里乱糟糟的,三口人外加一个货车司机正从火车上往下搬运东西,院子里本就不大,加上一辆货车再加上一地的家具家电,几乎没个落脚地方。

“你们是?”

四个人见到有陌生人直接闯进来也愣住了,动作一顿纷纷看过来,当先的一个中年汉子问她:“你找谁?”

宋静道:“冯彻,这里不是冯彻家吗?你们是谁?”

听到冯彻这个名字,汉